<delect id="zlr3r"></delect>

    <delect id="zlr3r"></delect>

    <b id="zlr3r"></b><form id="zlr3r"><output id="zlr3r"></output></form><big id="zlr3r"><strike id="zlr3r"></strike></big>

          <output id="zlr3r"></output>

                <thead id="zlr3r"><output id="zlr3r"><noframes id="zlr3r">

                干調秧歌的魅力

                2021年08月21日 08:17    來源:人民日報    本報記者 喬 棟

                  80歲的鄭廣根老人頗為時髦,戴著一頂牛仔帽,氣定神閑地“喊”出新近改編的秧歌曲《中國夢》。

                  “干調秧歌最大的特點,是沒有伴奏!编崗V根老人娓娓道來,干調秧歌流行于山西介休、太谷等平川地帶,應與農耕息息相關:“老百姓在地里一鋤頭下去,唱一句,刨起來時再唱一句。一般而言,干調秧歌唱詞并不復雜,但是強調上句和下句。這句唱完了,‘接’的人就把下句話接過來!

                  鄭廣根是張壁村人,打小便愛跟著大人聽干調秧歌。他開玩笑說:“可能我從小有這‘音樂細胞’。村里有幾個老人會唱,我就跟著去聽,聽著聽著,也就學會了!

                  干調秧歌一般由兩到三人表演,形成“聯唱”。演出時,三人也各有定位,如同晉劇一般,有“老生”“小生”。論到唱腔唱法,鄭廣根也門清:“老生角的唱法更粗獷、直接,而小生唱起來則相對細膩、捏嗓!闭f著說著,鄭廣根邊分飾兩角,邊哼起了《武松打虎》里兩個角色的唱詞。

                  發展到后來,干調秧歌又衍生出臺上表演與踩街表演兩種形式。前者以唱演經典戲目為主,后者則多與當地“社火”節日等活動相關,受到基層群眾的歡迎。

                  參加紡織廠工作之后,鄭廣根的“藝術細胞”被激活。下班的工夫,他總是工會里最活躍的那個人:組織歌詠比賽,參加晉劇演出,當然,他也沒忘了從小就耳濡目染的干調秧歌。他還記得,第一次在臺上向全場觀眾“喊”出干調秧歌時,整個劇場都轟動了。

                  然而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干調秧歌受到了沖擊!半娨、電腦,還有現在的手機,這里面的東西,都比光聽秧歌有意思!编崗V根直言不諱。2000年前后,退休后的鄭廣根回到了張壁村居住,萌生了一個恢復張壁傳統文化的想法。

                  “張壁村文化類的東西太多咧!编崗V根用了多年時間,寫成一本《鄭說張壁》,里面凝結了他多年的心血:有對村子里“!弊终毡诘木珳式庾x,有對村子20里長、3層地道的詳細分布圖解,還有他對干調秧歌劇目的精心收錄。

                  2017年7月18日,“介休市干調秧歌傳習所”掛牌,這天,為晉中非物質文化遺產——干調秧歌量身定制的“私人空間”在張壁古堡賈家巷2號院落戶。為了將傳統劇目保留存檔,張壁古堡景區工作人員和介休晉劇團青年演員,在介休鏊子嶺找到數位七八十歲的傳承人,從他們的口述中一字一句摘錄,終于將這些耄耋老人的口述,摞成山一樣的手稿。

                  干調秧歌借助張壁村的旅游平臺,定期在景區上演。這兩年,當地文化部門也積極推動干調秧歌“復蘇”,并選定了一批非遺傳承人。介休市晉劇團副團長白玉全就是其中之一,“科班出身”的他,常和鄭廣根交流請教。

                  白玉全和介休市晉劇團團長梁建龍一道,對干調秧歌進行了大膽革新:“以前的干調秧歌節奏太慢,我們嘗試對它進行‘提速’,同時加入了打擊樂器的伴奏,并融入現代戲中!绷航埥榻B,在這個與時俱進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這種土生土長的本土秧歌仍有市場,接受程度比較高!蹦壳,他們新排了6個劇本,用新方法激活古老的干調秧歌。

                  “干調秧歌慢慢‘活’過來了。有年輕人接棒,也有越來越多的游客,體會到這種秧歌的魅力!编崗V根老人挺欣慰:“人老心不老。我今年80歲了,希望一直能唱下去!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楊秀峰 )

                干調秧歌的魅力

                2021-08-21 08:17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