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zlr3r"></delect>

    <delect id="zlr3r"></delect>

    <b id="zlr3r"></b><form id="zlr3r"><output id="zlr3r"></output></form><big id="zlr3r"><strike id="zlr3r"></strike></big>

          <output id="zlr3r"></output>

                <thead id="zlr3r"><output id="zlr3r"><noframes id="zlr3r">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油價寒意中尋求突破方向

                2021年08月21日 06:21   來源:經濟日報   翁東輝

                  當前,國際油價預期似乎出現逆轉,風向明顯發生變化。今年上半年世界原油市場呈現振蕩上行走勢,在市場一片叫好聲中一度劍指百元大關,投機之盛可見一斑。從基本面看,全球經濟有望逐步擺脫疫情影響并恢復增長,主要經濟體表現強勁從而帶動石油需求大增,這是油價連連突破高位的主要保證。但是,市場的不確定性一直都存在。一是美聯儲大放水難以為繼;二是歐佩克能否穩定油價;三是新冠病毒什么時候徹底消失。在供應相對穩定和可控的情況下,世界原油價格走勢將取決于需求的變化及預期。

                  立秋剛過,國際原油市場一改火熱行情,出現持續調整態勢。上周布倫特原油價格累計下跌6%,為4個月來最大單周跌幅,而美國西得克薩斯輕質原油(WTI)期貨價格也下跌近7%,為9個月來最大單周跌幅。而本周一開盤后,紐約和倫敦油市雙雙跳水,盤中大跌超過4%;到了周四,兩地市場繼續大幅下探,布倫特原油價格盤中快速跌破每桶66美元大關,著實令市場感受到嗖嗖涼意。

                  當前,國際油價預期似乎出現逆轉,風向明顯發生變化。對沖基金的行為證實了這種變化。上周對沖基金是石油期貨的凈賣家,而本周,基金已經賣出了相當于6400萬桶原油。在為期6周的時間里,對沖基金共賣空1.83億桶原油。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最新報告解釋了部分原因:6月份全球石油需求環比每天增加380萬桶,然而到了7月份需求突然逆轉,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又在世界多地蔓延的影響,今年下半年石油需求的增長前景不被看好。高盛公司的判斷是,預計8月份和9月份世界石油需求將有所下降,因此將全球石油短缺的估計從每天230萬桶下調至每天100萬桶,但石油需求到今年年底可能保持穩定。

                  從某種意義上說,全球原油價格在7月份以后經歷一個短期的下行周期,油價走軟可能要持續幾個月。原油市場又面臨艱難選擇,是保持樂觀情緒向上沖擊80美元關口,還是掉頭尋找支撐?多空分歧明顯加大,也只有時間才能給出最終確切答案。

                  通過觀察上半年油價變化情況并對其背后多種復雜因素的辯證分析,我們可以順藤摸瓜,基本理順國際油價漲跌邏輯和中短期價格決定因素,進而作出較為客觀的市場趨勢判斷。

                  總體上,今年上半年世界原油市場呈現振蕩上行走勢,特別是進入夏天后加速上揚,在市場一片叫好聲中一度劍指百元大關,投機之盛可見一斑。據統計,WTI期貨指數上半年累計上漲51.4%,布倫特油價則上升44.15%,漲幅十分可觀。

                  從基本面看,全球經濟有望逐步擺脫疫情影響并恢復增長,主要經濟體表現強勁帶動石油需求大增,這是油價連連突破高位的主要保證。美國銀行甚至預測,隨著全球旅行限制放寬,原油市場在明年可能上漲至每桶100美元。以沙特為首的歐佩克產油國則堅信明年石油需求將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各大投行也紛紛看好油價后市,投機者的期望值也越來越高。

                  但是,市場的不確定性一直都存在,只不過被選擇性忽視罷了。當德爾塔變異毒株開始在印度和英國暴發,隨后蔓延至世界各地,美國、東南亞等地確診病例顯著回升,不少國家和地區重新收緊防疫政策,東亞一些主要港口因疫情而暫時關閉后,這使得原先就過于樂觀的市場情緒受到沉重打擊,空頭力量趁機發難,導致了7月底以來的油價快速回調。

                  不確定性有三。

                  一是美聯儲大放水難以為繼,市場都在猜測美聯儲什么時候開始縮表?這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敏感問題。當前全球通貨膨脹威脅嚴重,大宗商品及糧食價格持續暴漲,世界經濟增長呈現更大的不平衡。

                  美政府在通脹率創10多年新高壓力下,有可能率先加息,發達國家難以獨善其身,新興國家則是大難臨頭,將遭受高通脹和經濟衰退雙重打擊;而更貧窮的國家將因食品價格高漲,民眾面臨饑荒危機導致社會動蕩。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數據,已有40多個國家的4000萬人面臨空前嚴重的饑荒。

                  高油價將制約全球經濟穩定復蘇,反過來也影響需求擴張;剂蠈τ诮洕l展的決定作用已經大為降低,發達經濟體較為強勁的購買力可以抵銷掉油價上漲壓力,但發展中國家就沒有這么幸運了,其影響不容忽視。因為新興市場國家的消費者通常對價格上漲更加敏感,食品和能源在支出中的占比更高。例如油價每上漲10美元,在土耳其就會導致該國經常賬戶赤字增加40多億美元;在印度新增赤字規模則占GDP的0.5%。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地則因為高油價出現社會動蕩。

                  二是歐佩克能否穩定油價。歐佩克目前在設法嚴格控制產量,直到石油需求回升到疫情前水平。預計今年下半年歐佩克的平均產量為3300萬桶/日,而全球平均產量為9890萬桶/日。

                  去年3月份沙特和俄羅斯大打價格戰,導致原油市場崩盤,今年7月份,沙特和阿聯酋在“OPEC+”價格談判期間爭執不下,歐佩克內部裂痕加大,致使人們對歐佩克穩定市場的能力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沙、阿兩國之間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競爭日益激烈,一方面是爭奪外國投資,都在試圖使本國經濟多樣化,擺脫過度的石油依賴;另一方面為尋求更大的安全利益,恰恰是落入美國人的操縱。市場人士都知道,阿聯酋計劃到2030年將石油日產量從目前的400萬桶提高到500萬桶。美政府樂于支持阿大幅提高產能以打壓油價過快上升,同時換取阿支持美政府中東新政策,其中就包括阿以雙邊關系正;。由于全球石油儲備資源遠多于需求,歐佩克的作用就在于通過產油國之間討價還價來實現市場的再平衡。沙特目前保有約450萬桶/天的富余產能,可以隨時打開“油龍頭”沖擊市場,所以在原油市場上具有1970年以來最強的話語權。即便如此,一旦“OPEC+”內部出現重大分歧,而作為最大產油國的美國又從中挑事,那么很容易導致供求失衡,原油價格必然大起大落。

                  三是新冠病毒什么時候徹底消失。這是當前石油市場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目前情況看,歐洲90%以上、美國20%以上的新增確診病例感染的都是德爾塔變異毒株,還有新出現的傳染性更強的變異毒株。專家預計新型變異毒株有可能在秋冬季引發全球新一輪疫情。而世衛組織認為只有全球疫苗接種率達到70%的臨界點,疫情才會得到有效控制。前景顯然是非常之不樂觀。

                  綜上所述,在供應相對穩定和可控的情況下,世界原油價格走勢將取決于需求的變化及預期。

                  展望下半年,在疫情可控的情況下,預計世界經濟整體向好,中美兩國將領跑世界。世界銀行預計,今年中國GDP增速將達8.5%,美國為6.8%;其他發達經濟體也將企穩回升;新興經濟體受疫情反復的影響,經濟將繼續緩慢復蘇。雖說世界總體經濟前景仍具有不確定性,但復蘇增強趨勢可期。亞洲仍然是未來10年主要石油市場,中國和印度等對全球石油需求水平產生重大影響。全球最主要的三大石油機構歐佩克、國際能源署和美國能源情報署都認為,隨著世界經濟恢復以及現有庫存減少,原油需求在下半年將會有明顯增長。

                  有人預言,“未來全球增長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是我們過早地宣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勝利”。雖然多數投資者對于經濟前景保持樂觀,認為原油市場仍處于相對強勢階段,在經歷短期的下跌調整后較大概率繼續回升,但必須警惕經濟下行不確定性風險,油價也是如此。(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翁東輝)

                (責任編輯:王炬鵬)

                油價寒意中尋求突破方向

                2021-08-21 06:21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