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zlr3r"></delect>

    <delect id="zlr3r"></delect>

    <b id="zlr3r"></b><form id="zlr3r"><output id="zlr3r"></output></form><big id="zlr3r"><strike id="zlr3r"></strike></big>

          <output id="zlr3r"></output>

                <thead id="zlr3r"><output id="zlr3r"><noframes id="zlr3r">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顧客吐槽11公里花159元投訴無門 代駕市場亟須規范

                2021年08月21日 07:34   來源:齊魯晚報   

                  “裸奔”路上的代駕

                  11公里竟收了159元,野蠻生長的代駕市場亟須規范

                  這幾年,隨著市民“喝酒不開車”意識的提高,越來越多的車主習慣酒后找代駕服務。但是,代駕行業在高速發展的同時,亂象也隨之而來:入行門檻低,“黑代駕”頻現,胡亂要價,司機權益無保障等問題越來越突出。

                  “黑代駕”產生的根源何在?業內人士介紹,根源在于代駕行業還在“裸奔”——缺乏行業標準和機構來規范,處于無主管單位、無行業規范、無準入門檻的“三無”狀態。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季明智

                  11公里距離,代駕費高達159元,用戶想回頭聯系維權,發現電話竟然打不通……隨著代駕行業迅猛發展,不少“黑代駕”沒有收費標準、漫天要價,引發不少消費者詬病。

                  顧客吐槽:

                  11公里花159元投訴無門

                  家住濟南市歷下區的市民張潔(化名)就有叫到黑代駕的經歷:11公里的路程,代駕竟收了她159塊錢。按照張潔提供的代駕里程,記者在某代駕平臺看到,預估價格在55元左右。

                  張潔說,她當時剛從奧體中心一酒店出來,就在門口看見一名穿著代駕馬甲、戴著頭盔的司機,她以為是正規代駕,就叫了他。到了目的地后,司機師傅讓她出示付款碼掃走了159元,既沒有行程軌跡,也沒有收費標準。

                  酒醒后的張潔感覺不對,再打代駕司機的電話時就打不通了!八懔,也不知道找誰投訴,還不夠麻煩的!睆垵崯o奈地說。

                  通過張潔的付款記錄來看,收款方為濟南市某代駕服務有限公司。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隨后查詢工商登記,并未查到這家公司的注冊信息。

                  記者又按照張潔的代駕路線,在某代駕平臺上搜索,根據平臺顯示的價格,張潔走的這段路預估價格在55元左右。對于這種“黑代駕”,干了多年代駕司機的魯師傅說,“很正常,你這是沒碰見下雨天,遇到惡劣天氣他們要價更狠。這個買賣是一次性的,宰一個算一個,因為下次雙方再碰上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門檻很低:

                  十幾元買個馬甲就能上路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近日在省城走訪發現,當夜色降臨,在各大酒店門口通常都會聚集著一群等待接單的代駕司機,或三五人,或十幾人。他們統一穿著印有代駕字樣的馬甲,戴著安全頭盔,騎著有牌或無牌的小電動車。

                  在經十路舜和國際酒店門口,正在等單的代駕劉師傅告訴記者,正常一晚上能接2-3個單,到手200塊錢左右,周末訂單差不多可以翻番。說話間,看到酒店有客人出來,他趕忙上前詢問,“需要代駕嗎?”但客人并沒有理會他。

                  “干服務行業就是這樣,嘴得勤快著點!眲煾迪蛴浾哒f,“之前我在平臺專職干代駕有七八年,后來感覺年紀大了吃不消,經不起熬大夜,就自己干了,也就是所謂的‘黑代駕’!睕]了線上訂單,劉師傅如今只能在酒店門口蹲點,看到出來的客人,就主動上前問一問!巴嬷,一個月的煙酒錢就掙出來了!敝劣谌绾谓o客人定價,他笑著說:“之前又不是沒干過,差不多約個價就行!

                  而對于“黑代駕”,想入行也并非什么難事。劉師傅告訴記者,現在代駕裝備在哪兒都能買到,可以在網上買,也可以找個做代駕的司機,從平臺代買。不過,他特別強調說:“自己干沒有保險,就相當于走鋼絲,一定得穩住,千萬別出事兒,不然掙的錢還不夠填窟窿的!

                  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代駕二字,關于代駕的相關用品一應俱全。記者隨即點開一家售賣代駕馬甲的店鋪,客服稱,馬甲可以隨意定制logo,單買一件15.5元?催@家店鋪的銷量,月銷量已達到200多件,最多的店鋪銷量達到3000多件。

                  正是因為能輕易購得代駕裝備,為做“黑代駕”的司機提供了便利條件。張潔說:“都穿著馬甲,戴著頭盔,喝了酒的人哪會想太多?被坑往往也是從這開始!

                  記者通過采訪發現,就算正規的代駕公司,有不少對司機的審核也流于形式。某代駕平臺的司機師傅侯坤(化名)向記者說,他們入職特別簡單,只要駕齡滿3年就可以。平臺也沒有勞動合同,填個表就行了,雖然也會問有沒有犯罪記錄,但你只要說沒有,平臺也不會專門調查,隨后簡單培訓一下,就算完事兒了。

                  代駕司機:

                  自身權益無法得到保障

                  今年是醉駕入刑的第10年,數據顯示,10年間,全國代駕需求累計突破16億人次。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僅山東涉及代駕業務的注冊公司就有2.4萬多家,濟南有7000多家。

                  隨著代駕平臺激增,網上隨處可見代駕軟件開發廣告。記者聯系到一家名叫麒麟科技的代駕軟件開發公司,工作人員表示,開代駕公司前期投入并不大,5萬塊即可開發一整套代駕系統,“光我們在山東服務的代駕公司就有近100家!

                  代駕行業亂象,不僅讓消費者權益得不到保障,代駕司機自身的勞動權益同樣難以保障。

                  侯坤是位人到中年的代駕新人,今年4月份剛做代駕一個月,就在接單路上摔傷了股骨頸。從摔傷到現在,侯坤前后花了3萬多元,直至現在依舊臥床,而其所在的代駕平臺卻一直沒為其報銷過任何醫療費用。

                  回憶起摔傷那天,侯坤說當時尋思沒啥事,休息一天就好了,然后就聯系平臺更換了代駕員去完成這單。但隔了一天,他到醫院檢查,發現是股骨頸骨折。

                  等手術完成后,侯坤聯系到平臺,平臺說查不到當時的訂單,也不給出具派單證明,一直拖到現在,保險公司也沒法介入!八麄兒髞砩踔吝說我是騙保!闭f到這里,侯坤哽咽了。

                  記者聯系該平臺,客服表示,出現意外需要及時報保險,對這件事并不了解,需要向領導匯報后再回復,但截至發稿時記者并未收到相關回復。

                  “的確會有少數每月掙一萬六七千塊錢的同行,但那就是拿命換錢,通宵達旦地干一夜。我身邊有好幾個這樣拼的都病倒了,有個同事腦出血,現在還在醫院待著呢!焙罾ふf。

                  除了侯坤這樣接單時受傷的遭遇,更常見的是乘客不付代駕費!坝械某丝涂赡芫陀眠@一次代駕,以后就不用了,這個錢我們也很難再要回來,我現在手上還有五六個這樣的壞單呢!贝{崔師傅說,目前客戶投訴也讓他們頭痛!昂芏鄷r候只要有投訴,不管對錯,平臺就算投訴成立,遇見一個投訴,就會被拉黑一天,接不了單!

                  對于司機權益問題,e代駕濟南負責人王暄童向記者說,代駕公司和代駕師傅其實并非雇傭關系,而是合作模式。因為行業的特殊性,人員流動較大,所以繳納五險一金不太好實現。

                  對司機投訴的“壞單”問題,王暄童說,這其實是兩方面問題,一個是溝通技巧,一個是文明催收。有的乘客說下次用的時候再付,這也沒有錯。但代駕司機頻頻打電話,可能會對乘客構成騷擾,根據具體情況平臺也會有判斷。

                  行業監管:

                  尚處于“三不管”狀態

                  記者調查發現,如同之前發生在長沙的貨拉拉事件一樣,代駕行業目前同樣游離于監管之外。自2003年全國首家代駕公司在北京注冊成立至今,仍沒有專門針對代駕的監管部門。

                  記者聯系到濟南市交通局,有關負責人稱,代駕行業并不在其監管范圍內,就全國來看,也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而按照實際情況看,代駕所涉及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交通、物價及市場監管等部門。

                  業內人士稱,當前代駕行業是個典型的無主管單位、無準入門檻、無統一標準的“三無”行業,面對新興行業的發展,監管往往滯后。

                  對于當前代駕所存在的問題,國家一級律師、山東法策律師事務所主任張法水表示,代駕行業因為面對特殊的用戶群體,規范應該比出租車司機更為嚴格。而從現實來看,因為從業門檻較低,司機業務水平魚龍混雜,也發生過很多人身傷害事故。這些事情出現后,責任如何劃分,都有許多值得探討的地方。

                  張法水表示,因為代駕司機面對的通常都是酒后乘客,在駕駛技術過硬的同時,對道德品質也要有嚴格要求,對其過往有無犯罪記錄要嚴格審核,例如原來是否有過侵害女性、盜竊的違法行為,F在來看,在法律層面還沒有對這種行業資質的要求。

                  張法水建議,隨著行業發展,人們對代駕的需求增大,這就要及時進行法律上的規范,明確其資質要求及權利義務。有了法律制度的約束,才會助力代駕行業更加良性健康地發展。

                (責任編輯:苗蘇)

                顧客吐槽11公里花159元投訴無門 代駕市場亟須規范

                2021-08-21 07:34 來源:齊魯晚報
                查看余下全文